😀平凡

开心

有事。

最近一直在軍訓。
有一陣子沒有發照片什麼的,請見諒。
就不多說了。
要好好學習。
努力完成學業。

9.19

-張阿雯:

(上次太虐【?于是我来甜回来~)

(延俊也是志龙哥哥痴汉🙈)





对于去见延俊,权志龙心里总是有些忐忑。
不止延俊,崔家每个人都会让他不自觉紧张起来。

因为他们总是表现出对自己特别的喜欢和照顾,令权志龙无所适从。
所以在挑选送延俊和崔姐姐的礼物上他花了很多心思,距离上次正式跟延俊见面已经有一两年了。

那时的延俊还是襁褓中的小婴儿,崔胜铉在权志龙面前说了无数次自己侄子有多可爱,最后他终于是准备了几套婴儿服跟着崔胜铉去看延俊了。

还咬着奶嘴的延俊见到权志龙一点也没有见生人的胆怯,伸着小手一个劲儿让权志龙抱,让权志龙尴尬不已,抱了怕伤着小孩儿,不抱延俊又一直伸着手。

崔胜铉在一旁看不下去了便想去抱延俊安抚一下,结果还没碰到呢,延俊一看靠近自己的是舅舅立马换了脸色作势要哭。

崔姐姐拿着冲好的奶粉进屋就目睹了这一幕,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哈哈哈哈志龙叔叔才是亲舅舅吧。”

“呀!你小子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崔胜铉跟这个不满两岁的小孩儿较起真来,插着腰一脸委屈地看着延俊。

“志龙你来抱他给他喂奶吧。”
姐姐亲切地对正忍笑的权志龙说道。

“好的姐姐。”
这下没法拒绝了,只好凑过去轻轻地抱起延俊,整个过程他都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呼吸声吓着延俊。

“对,就是这样抱的。志龙这么温柔,怪不得延俊这么喜欢你呢~”

崔姐姐看自家孩子在权志龙怀里乖巧得不要不要的,甚至还用小手指戳权志龙的脸,也被吓到了,这孩子对自己爸爸都没这么亲。

“来,你拿着奶瓶,把奶嘴取出来…就这样喂他喝就行了,过一会儿稍微帮他抽一下奶瓶……”
崔姐姐十分真挚地给权志龙解说怎么喂奶。

崔胜铉只好找了个地方坐下,看到延俊安静在权志龙怀里嘬奶,心里怀疑着这孩子是谁家的。

吃东西时的小孩最文静,延俊一动不动地喝着奶,权志龙盯着这画面出了神,全身僵硬,瞬间大脑处于空白状态,连崔胜铉叫他过去坐着都没听见,只听得见细微的吮吸和吞咽声。

就这样站着让延俊喝完了一小瓶奶。

吃饱后的延俊比刚刚温顺多了,崔胜铉从权志龙怀里接过延俊时也很和平。

感受到怀里重量消失,权志龙才舒了口气。
即使是崔胜铉抱着,延俊的小眼神也总是固定在权志龙身上。
崔姐姐便一直说要让权志龙做干舅舅。

“阿一古 姐姐我们这么熟的关系就不用认干舅舅了~以后我肯定把延俊当我的侄子。”

话虽然这样说了,权志龙以后却很少有机会去看延俊,只是经常让崔胜铉把准备的礼物带给延俊。

转眼延俊已经在地上到处跑了,在演唱会后台见到穿着蓝色小西服套装的延俊,背着比自己还大的话筒,一看就知道在模仿自己舅舅,眉眼间跟少年时期的崔胜铉十分相似。心里也柔软起来,拿着水瓶想喂延俊。

“上次叔叔见你你才这么小,当时奶瓶都抱不稳呢~”
权志龙比划着,慈爱地看着眼前的小孩。

可惜延俊还没有完全会说话,只能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说。叫权志龙都是叫“志龙哥哥”。

“什么哥哥呀!是志龙叔叔!”
崔胜铉拉住延俊一本正经地说。

延俊没听懂的样子挣脱舅舅又跑到权志龙旁边,权志龙也正打算给他喂水, 可延俊又莫名其妙地跑开了。

“热狗你害羞什么呀!这是志龙哥哥呀!”
崔姐姐见延俊反常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

权志龙尴尬地去找了些零食想吸引延俊,延俊见状又慢悠悠靠近。但又躲闪着权志龙的视线,假装跟妈妈说话。

这样进行了好几次后延俊终于主动让权志龙抱了。
从前那个小小的孩子长到这么大了,令权志龙觉得神奇,延俊趴在肩头轻微的呼吸吹着耳朵,痒痒的。

“bobo…”

突然冒出一句奶声奶气的话,权志龙惊讶地再问了一次

“延俊呀你说什么?”

“bo……bo…”
说完小孩儿害羞地把脸埋在权志龙肩上。

“姐姐,延俊刚刚说bobo了!”
权志龙跟捡着宝了似的迫不及待告诉了姐姐。

“延俊你什么时候会的这个词!”
崔胜铉跟崔姐姐同步问出声,他们也是第一次听到延俊说这个词

“就这么喜欢志龙哥哥吗?”
听懂了似的,延俊在权志龙怀里点点头。权志龙也宠溺地笑起来。

以至于后来在权志龙面前提到延俊,崔胜铉都有种输给权志龙的感觉。

“志龙你到底哪里那么吸引延俊?”

“这个问你自己就行了啊。”
权志龙云淡风轻地说。

“呀!我跟延俊不一样!”

“是呀,你比延俊还幼稚。”

“不管,延俊喜欢你,你喜欢我就行了!”
崔胜铉这时候仿佛回到延俊的年龄,跟同龄人争起宠来。

“延俊那么可爱我更喜欢他。”
权志龙故意逗起崔胜铉来。

“我比他高比他会做饭比他会说rap!”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崔胜铉我下次要告诉崔姐姐你是怎么嫌弃自己侄子的!”

这次去见延俊权志龙准备了好些礼物,以至于权志龙开车去接崔胜铉下班时,崔胜铉坐上车就被吓一跳。

满后座的包装袋。

“志龙你是搬到我姐家去住吗??”

“好久没去拜访姐姐了,我给叔叔阿姨姐姐延俊都准备了东西……”
说着说着竟然紧张了起来。

“都认识了十几年了这么讲究干什么。”


到姐姐家,权志龙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跟在崔胜铉后面,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崔胜铉见他吃力便接过几个袋子帮他提。

“姐姐,好久不见!”
一开门权志龙就乖巧地行礼。

“姐,这些都是志龙带的礼物。我叫他别这么客气他偏不听……”

权志龙在一旁不着痕迹地撞了一下旁边的人示意别再说,崔胜铉便打住了。

“志龙来啦~延俊快过来看你志龙哥哥啊!”
崔姐姐接过权志龙手里的大包小包一边对门里叫着。

其实延俊一直躲在客厅里瞧瞧看着门口,看到了权志龙出现了兴奋地边跑边跳地来到门口。

“呀!延俊的新发型好帅啊。”
崔胜铉进门蹲在延俊面前摸着他的头打量着他的新发型。延俊则是在打量舅舅身后的权志龙。

“为了见志龙我还带延俊去剪了个这么酷的头发呢~”
姐姐笑着对权志龙说。让他又害羞起来,腼腆地笑着。

“这个是延俊的衣服…我看小区里的小孩穿这个特别好看!这个是玩具,不知道延俊喜欢哪种就多买了几种……这个是餐具……这个……还有这是我的个人品牌的东西,第一次做这些不知道怎么样…”
权志龙坐下后就一个劲儿解说礼物。

“还有这个是送给姐姐的……”

崔胜铉听得有点不耐烦了,插话道
“行了志龙,这些不用解释了一看就知道是什么啊。”

“啊…好吧……”
权志龙显得十分不自在。延俊被玩具吸引过去在权志龙周围好奇地看着躺在包装盒里的东西。

“延俊要玩一下吗,哥哥给你拆吧。”
小孩带着害羞的笑看着权志龙点点头,专注地看拆包装。

然而权志龙也是第一次碰这些玩具,压根不知道怎么组装,两人一大一小坐在地上研究玩儿法,偶尔权志龙跟延俊搭两句话,然后两人又都笑起来。

崔胜铉体内那个三岁的灵魂被眼前一幕唤醒,坐不住地去加入他们。

变成三个人真挚地研究玩具。

崔姐姐只是去厨房倒个水的功夫,回来就发现画风变了。

“我说你们就一直弄玩具不吃饭了吗。小孩儿贪玩你们两个大人怎么也跟着贪玩儿啦。延俊呀先别玩儿玩具了。我定了餐厅现在可以去了。”

权志龙听话地开始收拾,去拿崔胜铉手里的东西时崔胜铉还不服地抢了回来,比延俊还难对付。

“你打算一个人在这儿玩到天亮吗。”
权志龙小声说

“你等一下我马上就拼出来了……”
崔胜铉满脸真挚让人不忍打断,延俊也好奇地凑过来看舅舅手里的东西。

权志龙无奈地跟姐姐对视一眼想说再等一会儿。姐姐见怪不怪地由着崔胜铉去了。

当晚延俊跟权志龙亲近了不少,分别的时候两个人还依依不舍的样子让崔胜铉心里不是滋味。不知道是吃延俊的醋还是志龙的醋。

“姐姐我一定再来看你们~”

姐姐最后只能强行抱着延俊不让他一直往权志龙车上爬,副驾驶的崔胜铉带着一丝不屑地说

“这小子下次就把你忘了。”

“志龙多来看看延俊哦~他总是念叨志龙哥哥~崔胜铉你就不用来了。”
崔姐姐满脸笑意地说

“呀!姐你也这样对我!”

“哈哈哈哈哈 我们先走了,延俊拜拜~”
权志龙看情况不对,赶紧启动车子。

“志龙哥哥拜拜。”
延俊在妈妈怀里不开心地道别着。

“哥你也太幼稚了。”
车驶远了权志龙忍不住转头对着旁边的人说道。

“志龙你也要嫌弃我吗?!”
喝得有些醉醺醺的崔胜铉表情像只可怜的小白兔,一脸乞求地看着权志龙。

“我没有嫌弃你啊…哥跟延俊又不一样没有可比性的嘛。”
权志龙心软地安慰着崔白兔。

“志龙喜欢我就行了…我把收藏的画都送给志龙……只要志龙喜欢……”
说着声音越来越小,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车内的气温加上酒精的作用让崔胜铉脸微微泛红,不住地吧嗒嘴仿佛在啃胡萝卜。权志龙看了一眼睡着的崔胜铉轻轻笑起来

“bingu TOP。”







崔胜铉(壁纸)

想要的就赶紧存到手机里吧!

关于电影爵迹,一些讨论

乔少公子新年必过:

昨天去看了爵迹,我一个没看小说的人反正是看懂了,真的看的挺认真,基友在源源出来拍源源的时候我都只是注意剧情他们说了什么,个人觉得画面制作真的不错,想大家去看看吧,对的起电影票钱


KC的户口本:



一直以来,有理有据的讲道理,讨论,彼此交换观点,才是我所喜欢的相互交流的方式。
一下是朋友圈的一些讨论,有我的,有朋友的。
各不相同甚至彼此冲突。不过是了解更多方面的想法,也试着去了解更多的人。


A.side.
        抛开演员不谈,如果,这部电影的导演不是郭敬明,它或许会得到更公正的评价。
我不是郭导的粉丝,也几乎没看过他写的东西,在他被骂做圈钱的资本家的时候,至少,他也为此付出了自己的努力。我偶尔自己也随便写写再幻想一下自己小说里的场景,说实话不成熟的写作确实需要从别人的作品里获得灵感,我不只一次听说过所谓的抄袭言论,但是从一个有过写作经历的人的角度出发,我想说,无意识甚至是有意识的抄袭有时是无法避免的。只能说,他功力不够,不是成功的作家。但是这不可以是所有人口诛笔伐甚至置所有的主创和工作者劳动成果于不顾的理由。
这才是对电影最大的不尊重。
身为普通观众,我们承担不起什么中国电影的光辉未来,身为粉丝,我们所花的钱也是合理合法,没有承受抨击的道理。我不知道那些将爵迹踩得一文不值的人,是不是也真的会花钱去看他们口中的那些好电影。
不管爵迹最终的口碑是好是坏,它都一定会是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中国第一步CG特效电影?我不是很懂,以后这样的技术越用越多,但提起第一个,总会绕不开爵迹的名字。不多说了,世间万事总归还是需要时间,也不枉我穿越大半个城市,只为了找一块imax的屏幕来用心去看了。
其实还是蛮羡慕郭敬明的,托尔金的中土,在他死后多年得以变为大荧幕上的世界,而郭敬明却要亲手建造自己心中的城池。
我想说,特效很好,至少有五块钱。剪辑也很精彩,演员演技不说出彩也都在线,有些地方处理的也很感人。电影结束后看着长长的工作人员名单,想像着大家一帧一帧制作渲染,而中国也开始有越来越好的技术了,还是挺自豪和感动的一件事吧。
不从别人的嘴里去认识一个人,也不从别人的评价里去判断一部电影。人和人是不同的,一部电影给不同的人带来的感受也是不同的。亲眼看过的人说的话都不一定全然可信,何况只是一眼都不肯看的人呢。



B.side.


同样,抛开演员和所谓的为电影而努力的主创不谈,如果一个作品从一开始就是抄袭,那么这个作品衍生,甚至不叫衍生而是自我的壮大,如果得到尊重,那么就是对所有这些原貌和壮大物所在的领域的践踏,简而言之,一本抄袭的小说拍成的电影,即使再努力,就像努力地去抄袭也是努力一样,努力本身是个中性词没有天经地义的可敬,要看努力为的是什么结果是什么,如果这样的小说和电影被尊重,鼓舞的就是抄袭。至于所说的不成功的作家不可避免,我就非常疑惑,不成功就是变龌龊的合法理由?我承认我不成功我就可以随便抄了然后还因为我很努力我就可以得到尊重然后理所应当地赚钱?我非常认真地看我以后真的非常不能理解,我的朋友,作为一个写作领域的人,哪怕不对别人,只是自私地出于自己也在这个领域,你对于文学的保护和尊严的理解就是这样的??或许你还是因为是粉丝所以没有明白一件事,就是至少对我而言,厌恶的从来不是郭先生,从头到尾只是他的作品本身,所以不存在什么“恨母及子”,从小说到电影,“子”一直是“子”,只是成长中变了个面孔,被反对的只是作为抄袭品的“子”而不是他本人。爵迹抄袭fate还把fate的配乐师光明正大地请来了,网友说fate的作者要气死了,我知道这个消息地时候真的震惊到不能理解是怎样的无耻。所以,我觉得努力了就合法真的很见鬼,即使电影再优秀(我不同意很多网黑的说法,虽然没看但是身边很多朋友都说棒我相信它真的不错),优秀不等于就应该认可,作为一个抄袭品的发展物,我并不认同跟风黑它,因为对它的反对和扼杀应该是一开始而不是有了结果之后,从一开始幼儿园的朋友们不要为这种作品买单,就不会机会拍成电影,再有如今许多的客观公正人士因为确实单纯地支持电影和同样单纯不自知地鼓励支持了抄袭。


C.side.
别的不提,郭敬明花费的心思,起码对得起自己写出来的东西。这是只有作者能够做到的事情。至于其他,我只想说,如果一定要把所有事情标签化,什么东西一定好,什么东西一定很糟糕,那就是照搬别人的说法,人云亦云或者保持从前自己的思维,都不是一个很高明的态度,有人可能过几年才能慢慢反应过来吧。至于中国电影的未来之类的期望,需要参与者的共同努力,不是一味指摘旁人或是愤世嫉俗就可以做到的。现状不容乐观的话,至少可以努力营造一个耀眼的未来。可能下一个阶段会有新的突破。
顺便一提,我可能真的要自己去看了,好伤心
你的长评收到,送你一万个么么哒  


附上对话╮( ̄▽ ̄)╭


      你的说法很多人都有,并不针对你而是这种看法,因为是朋友所以才好直接地说出来讨论,看完可以气我的看法别迁怒我哈


回复    这种事情本来就是有不同的声音才正常,我明白你的看法,一觉醒来看到你长长的评论,竟然有些小感动[太阳]


可能因为我没看过fate所以感触不深?郭敬明可能。。。抄了张高分卷子因为以前看那些抄都抄不对,不及格的太多了,感觉他比某金牌编剧强太多?我可能本性里对这种东西比较淡然,毕竟时间会留下最好的东西,若是小丑就任由他去,撼不动你。


来自几个普通大学生,以上。